第1006章 去大理寺問話

作者:閑閑的秋千 |字數:6335

人氣小說:都市醫仙之最狂女婿鬼王傳人火影之商城系統都市極品醫神龍武狂圣重生支配者女神的超級贅婿厲少,你老婆又淘氣了!

    ()    只是楚大小姐從不曾將自己當成什么名門閨秀,這宮里的人又有誰是不知道的?

    季氏咬一咬牙,只能權當沒有聽到,輕哼道:“原以為楚大小姐一向恩怨分明,至少會查清生母之仇,不想卻是個沒血性的!”

    還在挑撥!

    楚若煙好笑道:“人家說,女兒是水做的骨肉,我楚若煙一個女兒家,沒血性就沒血性,打什么緊?”

    “你……”季氏咬牙,轉而也笑出聲來,搖頭道,“舒氏若是知道,自己臨去還掛念的女兒如此涼薄,竟不顧她的血海深仇,只怕九泉之下也難安穩!”

    嘖,連舒氏臨死放不下女兒都知道,你對上將軍府還真是關注!

    楚若煙撇唇。

    只是當年楚大小姐被劫一案震動朝野,舒氏臨去時說的話,楚遠是當殿說了出來,季氏知道,也不足為奇!

    只是既提到亡者,楚若煙也便不能信口開河,端了神色,輕哼道:“你口口聲聲說我娘親是為人所害,總要一個理由!蓋皇后且不去說,元皇后又傷我娘親做什么?”

    季氏見她終于正常說話,嘆道:“不錯,旁人都道,那時的蓋氏一族才是蒼遼第一將門,聲勢如日中天,元氏一族縱要對付什么人,也當是對蓋氏,而非楚家!”

    “難道不是嗎?”楚若煙輕哼。

    季氏搖頭道:“楚大小姐難不成忘了,你的母親本就是皇家血脈,又極得太后和皇上疼愛,有她在,蓋衡在皇上那里便會盛寵不衰!”

    “季氏,你不覺得自己的話難以自圓其說?”楚若煙哼笑。

    季氏揚眉道:“楚大小姐何出此言?”

    楚若煙搖頭道:“你說蓋皇后借我娘接近皇上,進而奪取君心,有我娘在,蓋皇后在皇上面前便不會失寵,是嗎?”

    “當然!”季氏點頭。

    楚若煙勾唇道:“然,元皇后也深知其中關節所在,為了爭寵,所以趁亂向我娘動手,害她早產,險些喪命,是嗎?”

    “不錯!”季氏又再點頭。

    楚若煙冷笑一聲,搖頭道:“蓋皇后是什么人?連元皇后都明白的道理,她豈有不懂的?她又為何要害我娘,那豈不是自絕君恩?”

    蓋氏既然是因為舒氏而奪取皇帝之心,又豈會對舒氏動手?

    這道理說來頗為繁雜,細想卻又極為淺顯。

    季氏連連搖頭,嘆道:“不錯,若蓋氏只想鞏固君恩,自然不會對舒氏動手,只是可惜!可惜舒氏知道她太多的秘密,既為皇后,固寵自然重要,可是她又豈能容知道自己那許多勾當的人活著?”

    “所以呢?”楚若煙不為所動,只是漫聲反問。

    “那時,她已生弒君之心,有沒有將軍夫人已并不重要,除去將軍夫人,一則調開楚遠,二則除掉一個知道自己太多秘密之人,豈不是一箭雙雕?”xdw8

    好說詞!

    楚若煙點頭。

    只是經過與怡親王一席長談,她對先皇后蓋氏已有一些認知,這些話也只聽聽罷了,見季氏也再說不出什么新意,搖頭道:“蓋皇后為人清傲,你們將太子之位瞧在眼里,她可未必!更何況,這一切都是你的一面之辭!”

    “一面之辭?”季氏很快接口,“楚若煙,當年蓋氏調兵十五萬直逼上京,你查不出,不防去問你爹,問你兄長!他們出入兵部,又掌管兵馬,總有法子查到!”

    楚若煙眉目微動,瞅著她道:“你身在深宮,如何知道蓋家調兵十五萬?莫不是此事與你有關?”

    “我……”季氏結舌,皺皺眉,輕哼道,“此案震驚朝野,縱我當時不知,事后豈會毫不知曉?”

    “是嗎?”楚若煙冷笑,搖頭道,“縱然旁人知道蓋家調兵直逼上京,可是又如何知道是十五萬?他們是有人去數過,還是……見過調兵的將令?”

    “這……”季氏結舌,遲疑一瞬,強道,“自然是事后,兵部呈上行文!”

    “可是兵部從不曾呈上此案的行文!”楚若煙接口。

    沒有嗎?

    季氏錯愕。

    楚若煙定定向她注視,見她神情不似作偽,輕輕搖頭道:“季氏,實則此話是旁人教你說的,對不對?”

    前兩次,她只提過蓋家調兵,卻從沒清楚說過“十五萬”,可見,這個數字,她也是新近才聽到!

    而十五萬大軍,是耶律辰所查得知,而那個人竟然知道!

    那個人會是誰?

    楚若煙心頭微緊,定定向她注視。

    “什么?”季氏不自覺的反問。

    楚若煙慢慢問道:“是何人告訴你,當年蓋家所調兵馬,共有十五萬?”

    季氏臉色乍青乍白,搖頭道:“此事我本就知曉,何須旁人告知?”

    楚若煙皺眉,向她默視片刻,搖頭道:“季氏,六殿下失勢,你被囚冷宮,便想絕地反擊,搏一個出頭之日,本是無可厚非。只是到頭來,只怕你只是為旁人利用罷了!”

    季氏臉色乍青乍白,愣怔一瞬,咬牙道:“我已落到如今這步田地,又還能爭什么?還有什么出頭之日?你莫要胡說!”

    楚若煙勾勾唇角,慢慢道:“若是六殿下登基,自然會迎你出冷宮,你既為生母,自然就是皇太后,那豈不是熬出頭嗎?”

    “你……”季氏聽她竟說出這種話來,臉色大變,忙向四周望一圈,低聲喝道,“你竟敢說這大逆不道之言,就不怕抄家滅族?”

    “抄家滅族?”楚若煙冷笑,搖頭道,“我楚若煙任是如何,也夠不及那皇位,不過是說說罷了!可是你們呢?你們暗地里的圖謀算計,又豈會與皇位無關?你們行事之前,可想過抄家滅族?”

    “住口!”季氏尖聲厲喝,手指顫抖指著她道,“你……你今日前來,便是……便是想要栽贓嫁禍給六殿下!是不是?你……你……皇上英明,豈會信你?”

    怎么是她前來?

    楚若煙揚眉道:“你說什么?分明是你命人請我前來!”

    “哪個去請你?”季氏怒喝,“我……我又如何知道你……知道你進宮?”

    不是嗎?

    說到這里,楚若煙隱隱感覺到一絲不妥,耳聽著季氏仍在叫囂,卻已無心理她,目光掃過冷宮的荒涼,心中升起一種不祥的預感,立刻轉身向外走。

    季氏見她要走,隨后追來,大聲道:“楚若煙,你站住,你……你將話說明白……”見她不理,徑直伸手去抓。

    此刻楚若煙整副心思想著旁的事,雖然聽到她自后追來,卻無瑕理會,冷不防手臂被她一把抓住,心中說不出的厭煩,喝道:“放手!”反手一絞,將她手掌擺脫,順勢將她揮開,徑直快步而去。

    冷宮偏僻,楚若煙一路踏著荒草走來,不知為何,總覺暗中有一雙眼睛向她注視,轉頭去尋,卻又不曾瞧見什么,想到季氏那句話,越發心中不穩。

    季氏沒有命人請她,那么,是那個白發老太監騙她前來?

    為什么?

    他為什么要將她騙來冷宮?

    想做什么?

    楚若煙心中暗警,神提防四周的動靜,一邊加快腳步向宮外走。

    而,直到走出荒涼的甬道,踏入雕欄玉砌的御花園,聽到樹陰中宮女的輕笑,仍然并沒有什么事發生,不禁輕吁一口氣,轉念間,又啞然失笑,搖頭道:“楚若煙,你幾時這么膽小?必是那季氏信口胡言,想要污賴你罷了!”將此事拋開,徑直出宮。

    楚若麟大婚在即,府中有許多事務處置,第二日一早,楚若煙用過早膳便往前院里來,正與管家楚鐘說話,便聞府門外一陣喧嘩,跟著有小廝飛奔進來,連聲喚道:“大小姐,不好了,不好了!”

    “什么?”楚若煙錯愕。

    不必小廝回答,但見府門外已有一伙人直闖進來,門口的守衛阻擋不及,忙跟了進來,躬身道:“大小姐,這幾位大理寺的大人闖府,小人……”

    大理寺的?

    楚若煙擺手,命他退開,自個兒迎上去向那幾人一望,這才盯著為首之人道:“原來是白大人,不知何事?”臉上雖不動聲色,心里卻不禁狐疑。

    這個白哲,不過區區一個大理寺上丞,怎么會有膽強闖將軍府?

    白哲大步而來,渾然沒有了平日見到楚大小姐時的恭謹,只是抱拳一禮,大聲道:“楚大小姐,冷宮中季氏身亡,有人出首,說昨日楚大小姐曾在冷宮中與其爭執,下官奉命,請楚大小姐往大理寺走一趟!”

    什么?

    楚若煙聞言大吃一驚,失聲道:“你說季氏死了?幾時的事?”

    “送飯的公公今日一早發現,那時尸體已冷,血已凝固,推測是昨日身亡!”

    昨天?

    楚若煙心頭突的一跳,又再問道:“如何死的?”

    白哲回道:“是觸階而亡!”

    觸階?

    楚若煙腦中轟的一聲,想到昨日自己臨去時那一揮,一時間,心中一陣紛亂。

    難道,是自己那一揮,竟至她摔倒觸階?

    楚鐘聽到自家小姐竟然牽涉到人命,也是大吃一驚,忙上前行禮道:“白大人與各位且到廳里坐,有話好說!”心中疾速轉念,楚遠和三位公子這幾日不在城里,只能先將這些人牽住,盡快給他們傳個消息。

    哪知白哲渾然不理,搖頭道:“此事已報至御前,皇上已交給我們大理寺處置,如今只是請楚大小姐回去問話!”

    大理寺是田立言的地盤,楚若煙這一進去,豈不是吃虧?

    楚鐘暗急,連忙道:“大人是稀客,進去飲一盞茶也好!”

    白哲唇角挑出一抹倨傲,向上拱手道:“楚管家,下官辦的可是皇差!”

    “鐘叔!”見楚鐘還要再說,楚若煙出口攔住,點頭道,“不過是問話罷了,我隨白大人走一遭便是!”將手中拿的賬冊塞入楚鐘手里,轉身瞬間,向他身后凝去一眼,轉身當先向府門走。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八选六组合有多少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