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9章 宿敵

作者:一步臨凡 |字數:4719

人氣小說:都市醫仙之最狂女婿鬼王傳人火影之商城系統都市極品醫神重生支配者龍武狂圣女神的超級贅婿捕天圖錄

    .,最快更新我不當冥帝最新章節!

    而敖丙也著實沒讓陳一凡失望。

    因為猰貐又死了,敖丙一邊暗恨猰貐不爭氣,一邊加緊收集世界之力,計劃打開陣法。

    為此,他甚至不惜犯險,奴役了幾個其他世界的強者,幫助他謀劃破陣一事。

    然而,他萬萬想不到,其實陳一凡也在暗地里幫他呢!

    隨著敖丙的破陣之陣布置好,無數世界之力傾斜而出,強大的力量凝結一處,不斷糾纏,越加狂暴。

    敖丙緊緊注視著這股被自己寄托以希望的強大力量,隨著這股力量爆發出璀璨星辰般的強光,讓敖丙也不由得片刻失明。

    “破了!”盡管還沒有看到,但敖丙對自己的感覺無比自信,驚喜的叫道。

    “是啊!這個陣,終于破了。”耳邊傳來的一個熟悉的聲音,讓敖丙的所有欣喜瞬間冷卻,捂著被強光閃失明的眼睛,下意識的后退一步,然后奮力睜開眼睛,望前面看去。

    “我在這里。”身后再次傳來那個熟悉的聲音,敖丙慌忙回頭。

    一個人影在還沒有完恢復視力的眼睛中模糊的顯示出來,隨后漸漸清晰。

    “陳一凡!”敖丙一驚,幾乎是踉蹌著倒退幾步。

    但很快,他站定了身子,望著面前的陳一凡,忽然哈哈大笑了起來。

    “陳一凡啊陳一凡,既然發現了我,竟然不知道阻止我,今天,就是的末日!”

    “為什么要阻止?”陳一凡淡淡看了他一眼,反問道。

    “雖然我自己可以打開陣法出去,但我覺得,讓來“炸門”,好像也不錯,很有儀式感,不是嗎?”

    敖丙臉色鐵青,死死盯著陳一凡。

    “早就知道這個陣法?”

    “這不廢話嗎?”陳一凡撇撇嘴,反問道。

    “該不會以為,我真的是從一個凡人,一路修煉到現在都吧?”

    “在成為一個凡人之前,鴻蒙深淵是我家的,這個封禁鴻蒙深淵的陣法,就在我家里,覺得我會不知道?”陳一凡眨巴著無辜的雙眼,對敖丙問道。

    敖丙臉色越來越黑,他總感覺自己被耍了。

    還有,主人呢!

    主人為什么到現在都不出現?

    就在他越來越恐慌的時候,他所謂的主人,還是出現了。

    “聽說叫父洛,真是奇怪的名字。”陳一凡望著面前這個包裹在黑色破布下的干瘦老頭兒,隨意的打著招呼。

    畢竟是實力對等的對手,這點兒尊重還是要給人家的嘛!

    e…

    但好像只有陳一凡自己是這么想的。

    父洛并沒有理會陳一凡,而是一爪向著敖丙抓去。

    干瘦的爪子,好像是鷹爪一般。

    敖丙幾乎沒有任何的反抗之力,體內大股的黑色霧氣般的力量脫體而出,向著父洛飛回。

    當初賜予敖丙的力量,他又收回去了。

    這其實是理所當然的,要對付勁敵,當然是狀態越豐滿越好。

    可憐,敖丙只沉迷于復仇,根本沒有意識到,這種依靠別人賜予的力量,就算再強大,就算能毀天滅地,就算能扭轉乾坤,那也是別人的力量。

    別人想給就給,想收回就收回。

    他根本連一點兒反對的余地都沒有。

    隨著所有的力量被收回,敖丙的尸體也化作一陣飛煙消失。

    敖丙其實早就死了,靠著這力量的支撐,他才能繼續活著,現在父洛收回了這種力量,他也沒有了能支撐他繼續活下去的東西。

    “不愧是他的兒子,很不錯。”做完這一切,父洛才看向陳一凡,點頭道。

    很難想象,這樣一個干瘦的,看起來弱不禁風的老人,能夠有著這樣強大的力量。

    如果他愿意,毀滅和創造一個世界,都不過舉手之勞,安一顆燈泡那么簡單。

    “也不錯,可能知道,我最近的修煉陷入了瓶頸,我已經找不到人可能跟我真真切切的打一場了,應該能擔當這個對手的職責。”

    陳一凡聳聳肩,閑聊一般與父洛對答道。

    “桀桀!”父洛怪笑起來。

    “我會將送入永眠,再也不用為這事兒而煩惱了。”父洛隱藏在黑色破布下的臉被陰影籠罩,顯得干癟而恐怖。

    “外面去打?”陳一凡看向父洛,指向鴻蒙深淵上空的無盡黑暗。

    從這里出去,就是鴻蒙界域了。

    太過深沉的紫,以至于從這深淵中抬頭望去,只是一片黑暗。

    鴻蒙廣闊得無邊無際,可惜,這無邊無際之大,沒有一處真正的光明。

    不管是受困于世界之中的懵懂生靈,還是他們這樣,能夠超脫世界,游歷鴻蒙的超凡脫俗者,都不過還只是在遵守著最低級的,弱肉強食的法則。

    或許,當他們能夠真正超脫這些法則的時候,就摸到主宰的門檻了吧?

    父洛明白陳一凡的意思,他掃視了鴻蒙深淵一眼,嘲笑道:“選擇至情之道真是一個愚蠢的決定。”

    “是嗎?我用此道,擊敗了我的父親。”陳一凡平淡的回答道,并不因為父洛的譏諷而生氣。

    父洛的神色明顯一僵。

    他對陳一凡不熟悉,但對陳一凡的父親,十分熟悉。

    他們是宿敵,從一個地方孕育誕生,從出生起,就一直在爭搶彼此的生存資源。

    不但是宿敵,還是勁敵,兩人間,從來沒有一人能夠真正的占據上風。

    直到有一次,他們的打斗之后,陳一凡的父親忽然有頓悟,隨后就消失不見。

    父洛找了很久,才知道他來了這里,隱居鴻蒙深淵不出。

    父洛擔心他先一步領悟主宰之境,這些年來,一直是寢食難安。

    他想了很多辦法,要闖入鴻蒙深淵,再與陳一凡的父親決一死戰。

    他們當中,只有一個人能領悟主宰之位。

    事實上,傳說中也說,一個時期,只能有一位主宰。

    除非上一個主宰隕落,才會有下一個主宰的誕生。

    然而,父洛萬萬沒想到的是,他還沒來得及來殺陳一凡的父親,他就被陳一凡殺死了!

    剛剛得到這個消息的父洛是懵逼的,他甚至不相信這件事。

    但是,事實就是事實,如今陳一凡站在他面前,就說明了事實的真實性。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八选六组合有多少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