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一章 交往

作者:陽電 |字數:2334

人氣小說: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小甜蜜娛樂圈是我的[重生]穿越之細水長流打造超玄幻FOG[電競]火影之商城系統跟喬爺撒個嬌

    在遠離典禮現場的樹蔭下,注目的年輕人有點出神,直到鈴聲響起,才讓他意識到剛才的狀態有一點危險。

    警惕的掃視著四周,方然接起電話。

    “……

    恩,在參加典禮,下周動身去夏洛特。”

    “行程這么急,沒時間來匹茲堡待幾天么,托馬斯?

    我還想請教你一些問題呢。”

    “公司是這樣安排的;

    可以請假,但作為新入職人員,我覺得這樣做并不合適。

    不過、有時間的話,我一定盡早聯絡你,反正夏洛特離匹茲堡也不算遠,搭班機……一小時就到了嘛。

    ……”

    eil,按女孩子的想象,電話另一頭的年輕人是自己的男友。

    方然并不會這么想,但,他也沒有說破。

    在抵達費城的第一天認識eil,對這女孩并無特別的印象,或者興趣,半年多的時間里兩人聯系過十幾次,但從未見面,不知道對方的想法怎樣,方然是不會冒著風險離開費城去匹茲堡,他也認為沒這種必要。

    永生路上,時刻都要保持警惕,與陌生人走得太近是一種冒險的行為。

    但出于種種考慮,在活動現場認識了eil后,他還是和女孩交換了彼此的聯系方式。

    之所以有這樣的念頭,倒不是說,在二十幾年的孑然一身之后,忽然間有了尋覓伴侶的想法,而是既然取得了托馬斯安生的身份,就最好掩藏自己的本來面目,以一個不引人注目的普通宅男形象在聯邦社會中生存,這樣才比較安。

    怎樣才能表現的不引人注目呢,就是在各方面泯然眾人,不要太特立獨行。

    今天的聯邦,與過去幾十年的情形相比,傳統習俗的痕跡越來越淡,即便上一代人對子女的所謂終身大事仍格外關注,至少,無親無故的安生并無任何這方面的壓力,哪怕一直單身,在it人士云集的“國際商用機器”公司里,也并不顯得突兀。

    這年頭,只要別太出格、碰觸法-律底線,什么樣的生活方式都無所謂;

    大家都忙著生活,沒人會多管閑事。

    沒有尋找伴侶的壓力,自己也沒這需求,或者說,考慮到追尋永生所必然導致的文明浩劫,這種行為幾乎就毫無意義,方然本可一概不理,專注在眼前的事務上。

    但是考慮到特立獨行的風險,特別是,永生追尋者的思考、抉擇會趨于一致,刻意回避人際交往,也不尋找伴侶,這樣的行為特質單看起來問題不大,與其他的行為標簽結合,卻可能被善于挖掘數據的ai發現破綻,繼而被同類盯上。

    就說方然自己,現在,也一樣在利用asa0做同樣的事。

    在浩如煙海的網絡世界搜索、嗅探可疑蹤跡,他這樣做,并不是為了主動出擊、鏟除同類,而是借此提供起碼的預警,不至于在威脅迫近時,懵然不知,甚至坐以待斃。

    永生追尋者的目標,大抵都一樣,行事風格卻會天差地別,必須小心提防。

    從隱匿身份、掩人耳目的角度出發,伴侶,形式上可以有,這是方然深思熟慮后的判斷。

    既然如此,與主動出擊相比,無意間偶遇的eil就是一個相對穩妥的選擇,至少她人在匹茲堡,即便真的進入這樣一場注定不會有結果的邂逅,也不會帶來同城情侶那樣的見面、交往,乃至更親密接觸之類麻煩。

    單方面做出這樣的決定,一開始,方然只稍顯笨拙的模仿同齡人之行為,向eil拋去一兩根橄欖枝,至于對方是否感興趣、是否接受,他并不在乎。

    并非對eil有什么反感,而是為表現的像一個正常年輕人,托馬斯安生只要有追求伴侶的行為、至少有這樣的嘗試,就可以交差。

    甚至在方然內心,一點也不希望對方接受這樣的暗示。

    身為永生的追尋者,前路兇險萬分,他并不想連累到其他人,特別是像eil這樣心態積極又樂觀的女孩。

    即便身為追尋者,清楚的知道眼前所有這一切,注定將被顛覆,在遲早降臨的浩劫面前,一切積極樂觀的情緒都仿佛是在開玩笑,但是和很久之前,甚至就是幾年前的想法不同,現在,方然并不會覺得,這些庸庸碌碌的凡人都是一群無知的蠢材,也并不認為注定會死的人,其生命與生活就毫無價值。

    活著,不論時間是長、還是短,個中經歷也并無高下的分別。

    即便明知道會死,永生的曙光,還不知道何時才會降臨,難道這時間列車上每一個人的人生,就隨之而變得毫無價值了嗎;

    當然不,否則,即便無限長的生命,也不過是這“毫無價值”的延續。

    曾幾何時,方然依稀記得,大概就是在阿爾伯特小學的時候,幼年時的自己,心智還不是十分成熟,每天冷眼旁觀那些無憂無慮的孩童,甚至也包括很多成年人,看著他們用自己的方式度過每一天,而絕口不提那注定的死亡,他還會覺得可笑。

    那時的自己,認為其他所有人,一概都活在自己的緋色幻想里,是在自欺欺人,自我麻醉。

    但再想一想的話,自己,自認為正追尋著永不下車之法的獨行者,也只不過是在用另一種方式填充生活,僅此而已。

    世界注定會毀滅,是的,但并不能以此推斷,在這毀滅之前的一切都毫無意義。

    抱著如此復雜的心情,對追求伴侶,方然豈但是毫無經驗、更有些心不在焉,他原本只不過是想做一做姿態,沒指望得到什么回應,畢竟淡漠如他也看得出來,eil很漂亮,性格也挺溫柔,這樣的女孩身邊必定不乏追求者。

    但試探性的聯系了幾次,方然發現,eil對自己還挺熱情,這出乎了他的意料。

    究其原因,大概在一段時間的接觸后,分出時間研究這種交往的年輕人才猜測到,或許是他的冷漠性格,不溫不火的表現,和其他追求者的表現大不一樣,讓eil產生了某種好奇,加之客觀說來,頂著“托馬斯安生”之名的自己,不論身材、還是頭腦,都對女孩有不小的吸引力,得到回應也并不奇怪。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八选六组合有多少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