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二章 法海

作者:北斗天涯 |字數:6878

人氣小說: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小甜蜜娛樂圈是我的[重生]穿越之細水長流打造超玄幻FOG[電競]火影之商城系統跟喬爺撒個嬌

    看著懷里面帶羞色,瑩白的秀眉舒展又擰緊的小青,許仙不由一笑,心緒竟出奇的平復下來,將她從懷中放下,在小青還未反應過來之前捏了捏她圓潤的雙頰,笑道“這次就饒過你,免得以后又說我欺負你。”

    小青偎在許仙的懷中,本來已經做好了被他‘欺負’的準備,沒想到最后居然會以這種方式收場,心里又是慶幸又是失落,咬牙看向許仙道“你就是欺負我來著,難道還想抵賴不成?”想起剛才旖旎的情景,臉色卻不禁有些發紅。

    許仙以哄小孩子的語氣道“好啦好啦,以后我聽你的話還不行嗎?這樣你總滿意了吧!”

    小青聞言雙眸不禁一亮,道“這可是你說的!”見許仙正看著自己,又撇嘴道“你愛怎樣就怎樣好了,姐姐滿意就好了,我才管不著!”

    許仙和她相處的久了,早就知道小青這口是心非的性格,因此也不戳穿她,免得惹得這妮子惱羞成怒起來,笑道“天色不早了,快些回去休息吧!”

    小青抬頭看了他一眼,“哦”了一聲,轉身就向著亭外走去,長發隨風而舞,懷著散亂的心事,漸漸消失在夜色當中。

    許仙低頭看向腳下的池水,清晰的映出他的倒影來,水面如漣,不知是風動,月動。

    還是心在動。

    小青回到房間當中,除去外衫,只剩下一件單薄的里衣,靜靜地躺在床上,卻怎么也睡不著,翻來覆去,腦子里盡是剛剛在許仙懷中的畫面。

    如此反復十數次,終于放棄了掙扎,猛地坐起,撅著嘴抱怨道“都怪這個可惡的家伙,害的本姑娘睡不著!”

    相隔不遠的另一處房間當中,屏風玉暖,有淡淡的女子幽香彌漫,白素貞同樣安靜的躺在床上,一對剪水秋瞳望著穹頂發呆。

    今夜注定是一個不眠之夜。

    月上中天,許仙方才深吸一口氣,壓下心中種種旖旎,在亭中盤膝坐起,意念靜觀天心,運轉《太玄靈寶妙品源經》的心法,吐納真炁,聚攏月華,仿佛成為院中的唯一。

    等心思徹底平靜下來,許仙便凝神靜氣,觀摩腦海中的神意傳承,結合以往所學劍術,默默體味呂祖《天遁劍法》的精妙。

    雄雞一唱天下白。

    大地漸漸蘇醒,一絲晨光打破了夜的寂靜,又是嶄新的一天。

    許仙身上紫意籠罩,吸納朝陽初升時的第一縷先天紫霞氣,滋潤體軀,這才收功而立,雖然一夜不眠不休,卻依舊精神抖擻,這正是正統的道家修煉法訣的奇異精妙之處,固本培元,補益精神,盡得養生之真義。

    許仙走到客廳當中,恰好見到從房中出來的白素貞與小青兩人,輕吐一口氣,微笑道“早啊,姐姐,青兒!”

    白素貞點點頭,沖他笑道“早啊漢文!”依舊是如原來那般明媚溫和的笑容,絲毫不見昨日的異常。

    反倒是小青沒好氣的看他一眼,揉了揉雙眼,嘴里不知嘟囔了一句什么,邁著步子走到白素貞身旁,一把抱住她的手臂。

    許仙卻注意到她的耳間已經戴上了自己昨天送她的那對耳環,看著眼前這一青一白兩道同樣美麗的倩影,心情變得前所未有的愉悅起來,這樣的生活,不正是自己一直以來所期望的嗎?

    許仙坐在柜案后,看著店中來來往往的客人,心里也是有些感嘆,自己當初之所以會來這蘇州,本是為了陪同好友孔攸看望他病重的母親,結果后來又幫助小青收服了瓊姬湖,甚至機緣巧合之下,不僅了結了與蛤蟆精王道靈之間的恩怨,還在城里開起了藥鋪,成了遠近聞名的許神醫。

    每每想起發生的這一樁樁事情,心里都會不由得感嘆上一番世事變幻。

    距離解決張德安的事情后,又過去了七八日,日子一如往常的平靜,但許仙卻總有一種心神不寧的感覺,仿佛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發生,尤其是最近兩天的時間,這種怪異的感覺越發的強烈。

    忽然感覺肩上一涼,許仙就要起身,卻聽見白素貞那柔和的聲音從身后傳來,“別動!”

    許仙略感驚訝道“姐姐?”感受著來自對方指尖的微微力度。

    白素貞站在他的身后,伸出雙手輕輕的替他按壓著兩側的肩膀,關切道“最近店里的事情比較多,漢文你也累壞了吧!”

    這幾日以來,她總是見許仙經常皺著眉頭,還以為他是因為保安堂的事而感到勞累,心中不免有些擔憂,經過一番激烈的思想斗爭之后,終于鼓起勇氣,來到他的身邊。

    許仙沒想到自己最近的樣子都落入了白素貞的眼里,聞言笑道“我沒事。”感受著白素貞手上那有些笨拙的動作,心中卻大是歡喜,道“只是不知道為什么,最近我總是覺得心神不寧,總感覺有什么事情要發生的樣子。”

    白素貞柔聲道“也許是最近太忙了,多休息休息說不定會好些。”

    “可能是吧!”

    許仙笑道,轉過身來,牽住白素貞的如玉般修長的手掌,輕輕摩挲著她的青蔥玉指,看著她道“姐姐,我在想著將保安堂托付給吳伯伯他們照顧,我們出來的時間也不短了,是時候回到杭州去了。”

    白素貞頰上浮現一抹淡淡的酡紅之色,對許仙的小動作假作不知,目光略有些閃躲的道“也好,反正我和青兒住在哪里都沒什么區別,主要是看漢文你的意思。”

    許仙笑道“那等我將這件事跟吳伯伯說過以后,就動身吧!”看著白素貞的面頰道“這段日子,辛苦你了。”其實,大多數的時候他都是在當甩手掌柜,反倒是白素貞為保安堂的生意操勞的多些,否則的話也不會被城中的百姓喚作‘活菩薩’了。

    白素貞聽到他的話后,心里不禁涌出一陣暖意,本來的些許慌亂也自煙消云散,看向許仙道“誰讓我是你姐姐呢?”對她而言,小青與許仙本就是她身邊最為親近的人,為了兩個人,她這個做姐姐的就算受些委屈,也是感到滿足幸福的。

    許仙喃喃道“姐姐嗎?”我想要的是部的你,就讓他自私這一次好了。

    ……

    法海一手持念珠,一手持禪杖,走在蘇州城的街頭,看著身邊來來往往的行人,眼中似有感懷之色,不由道了一聲阿彌陀佛。

    自他離開了金山寺,一路跋涉,來到這蘇州城,體察這世俗紅塵,借以感悟佛門真諦,對于佛法的領悟又深了些許,甚至就連心中的不寧似乎都平靜了許多。

    走在街頭,忽然聽到身邊一個婦人道“娃子,你是哪里不舒服,娘帶你去看大夫。”臉上滿是擔憂之色。

    婦人身邊的小童不過六七歲年紀,一邊抹著眼淚,一邊道“娘親,我肚子疼!”

    “娃兒不哭,娘帶你去許大夫那兒,吃上一劑藥就沒事了。”婦人一邊說著牽起小童的手掌就向前走去。

    法海聽到身邊這母子兩人的對話,心中卻不由一動,幾乎是下意識道“阿彌陀佛,敢問這位女施主,那許大夫是何人?”

    那婦人聽到聲音后略帶警惕的向身邊看來,待見到問話之人是一個慈眉善目的老和尚之后,神色才稍稍放松,笑道“這位老師傅莫非是外地來的,連許大夫是誰都不知道?”

    法海聞言笑道“女施主猜的不錯,貧僧乃鎮江府金山寺僧人,確實不知。”

    婦人道“要說這許神醫,那可真是說來話長,據說他原本是錢塘的書生,后來不知道怎的來到了蘇州,開起了藥鋪……”

    法海在一旁安靜的聽著那婦人說起許仙在蘇州城的種種光榮事跡,等對方說完之后,不禁出言贊道“照你說來,這位許施主可是大大的好人!”

    心中也是有些感嘆,他第一次在杭州見到許仙之時,就已經看出對方身具佛性,乃是有大智慧,大毅力之輩,更加難能可貴的是許仙心性純良,是大善之人,甚至連他都忍不住起了愛才之心,想要渡他入佛門,這一點即便是到現在都仍舊沒有改變。

    而上一次自家師父特地將許仙喚回金山寺中,贈與他一塊殘境,更是讓他覺得許仙身上必定有不凡之處,否則怎會得自己師父他老人家如此對待?

    聽到法海的話之后,那婦人又笑道“老師傅有所不知,許神醫家中還有一位姐姐,同樣醫術高超,簡直是菩薩下凡。”當下又說起白素貞的種種事情來。

    “哦?還有這種事?”

    法海聽罷,不由稱奇道“一門雙善人,卻是極為難得。”

    “是啊!”

    婦人無不感嘆道“不過依我看,那位白娘娘同許大夫的關系倒不像是什么姐弟,反而像是夫妻多些……”又隨意說了幾句,眼見身邊娃子又哭了起來,就匆匆離開了。

    “白娘娘……”

    法海口中默默念道,似乎想起了什么,神色微微變化,自語道“保安堂……”邁步向前走去。

    一路向過往的行人打聽,沒過多久就來到近城郊處的一條寬闊街道上,隔著很遠的距離就看到了保安堂的招牌,向前沒走幾步,待得看清堂中那道白色的身影,法海面色不由一變,張口道“白娘娘,白娘娘,原來是你,白素貞……”神色間多了幾分肅然之色,往事一幕幕,一一浮現在眼前。

    原地靜靜站了片刻,便即轉身向遠處走去。

    保安堂中,白素貞忽然心有所感,抬頭看向遠處的街道,卻見行人來往匆匆,早已不見了法海的身影,眼中不由露出幾分疑惑之色,就在剛剛,她驀地升起一種被人注視的感覺,但只是一剎那,便就消失不見。

    許仙察覺到身邊之人的變化,問道“姐姐,怎么了?”

    白素貞搖搖頭,笑道“沒什么。”或許是她的錯覺吧!

    等到午后,兩人便回了郊外的府宅,偌大的庭院空空蕩蕩,透出幾分清幽之氣,并不見小青的身影。這幾天的時間里,小青很少呆在府里,自她煉化完瓊姬湖的水神印,就已經開始逐步的往杭州的方向煉化水系,添入到水神印當中。

    白云悠悠,青冥萬里,兩人安然坐在亭中,許仙看著面前的白素貞,卻不由得想起她同法海之間的恩怨,笑問道“姐姐,你當時怎么知道法海他得到佛祖賜下的金丹的?”

    白素貞聽到他的話后,道“說來也巧,當時那法海正好在青城山附近的洞府中修行,不料卻被我瞧見了,自然是記在了心上。恰好那一日我見有仙光下凡,普照四野,便悄悄潛了過去。”

    “原來如此!”

    許仙聽罷,心中不禁感慨,先是捕蛇老人差點害了白素貞的性命,后有白素貞奪丹阻道之仇,這場糾纏了千年的因果,究竟誰是誰非呢?恐怕難以一言蓋定。

    本待說些什么,耳邊忽然聽到一連串的大笑之聲,聲如洪鐘,一人道“白素貞,沒想到你還記得當年的事,老衲我尋你尋得好苦啊!”

    聽到這個聲音的瞬間,許仙與白素貞臉色皆是一變,后者臉上頓時露出幾分慌亂之色,互相對視一眼,目光向前方投去,只見一名身披黃色袈裟,手持禪杖的老僧不知何時出現在府邸當中。

    “法海!”許仙與白素貞神色凝重,異口同聲道。

    白素貞臉上的慌亂之色一閃而逝,輕輕咬了咬粉唇,質問道“法海,當年我奪了你的丹藥確有不對之處,但卻也有因在先,你前世之身亦差點害了我的性命,你我算是扯平了,為何還要苦苦相逼?”

    法海神色平靜,道“我未曾害了你的性命,你卻搶吃了我的七顆神丹,如何能夠算是扯平?”

    白素貞聞言不禁氣惱道“大師您這句話不覺得有些強詞奪理嗎?若不是小牧童救下我,我又豈會有性命在?”

    。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八选六组合有多少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