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一章 岳綺羅現

作者:直折劍 |字數:4301

人氣小說: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都市極品醫神都市超級醫圣重生之老子是皇帝贅婿當道神醫農女:買個相公來種田女神的超級贅婿婚婚欲醉:顧少,寵不停

    陳秋生開啟天眼后,就見王老頭還是原先模樣,一點妖氣、妖想,也不顯。仔細看,才發現其壞中有一放著金光的東西,想必是有異寶傍身,無怪敢來人世闖蕩。

    陳秋生有些好笑,一個狼妖,不知道吃了多少野物,如今卻說上天有好生之德,還因此給愛吃野味的蘇先生下咒,真是……

    這時蘇太太訓斥完不務正業,勸人放生的王老頭,又訓那送野兔來青年,說他上回送來的野兔沒兩天就死了,皮也爛了,要是在這樣,下次就不要他的兔子了。

    青年唯唯諾諾應諾完蘇太太,提著一籠子野兔進到府中,蘇太太就對三人顯擺起來,說蘇先生就是愛吃野味,自己見毛皮浪費了可惜,就將其做成衣服。

    這話惹惱了無心,其立即就走,蘇太太就問蘇先生臉上的血洗了法術會不會失效,其頭也不回的說那就不要洗臉好了,把蘇太太氣得不清。

    離開蘇府,坐上顧玄武的車后,無心還是板著張臉,顧玄武找話,卻被無心噴一臉,還拿其調戲月牙的事說事,說其是瘟神,要躲著他,然后直接下車躲瘟神。

    無心下車,陳秋生不想和顧玄武呆一塊,見邊上有家當鋪,也打開車門離去,弄得顧玄武十分郁悶。

    陳秋生在城中逛了一圈,沒什么收獲,見天也不早了,就往顧府走去。他走進一條小巷的,快出巷子時,在小巷盡頭瞧見一小姑娘坐在路邊,立即止步,離小姑娘還有兩丈,瞇著眼睛朝其看去。

    小姑娘十六七歲,衣衫破敗,不過很漂亮,眼睛明亮,衣衫雖然破敗,卻難掩蓋其出眾氣質,是個絕色。

    陳秋生停步,不是因為這女的是絕色,而是因為小姑娘腳上那雙紅色繡花鞋,跟他在井底棺材里看到的,岳綺羅穿腳上的那雙一模一樣。

    岳綺羅!

    陳秋生立即認出對方身份,見對方坐著,而不是攔路,他沒有貿然動手,踩著小碎步慢慢上前,準備先探探對方有什么意圖。

    岳綺羅也看向他,對其燦爛一笑后,似有些害羞的低頭跑了,看得陳秋生一愣。

    “搞什么鬼?”陳秋生想不明白,卻并未追上去,對方既然不主動出手,他也沒必要趕緊殺絕,拯救世界的事,交給無心去做就好了。

    扭了扭脖子,放松繃緊的肌肉,陳秋生背著雙手,邁著四平八穩的王八步,往司令部走去。

    回到司令部,陳秋生便往無心住的小院走去,到時月牙正在炒菜,無心則還沒回來

    正猶豫要不要避嫌離去,免得無心吃醋,就見無心背著手,臉帶笑容的走了進來。

    無心瞧見陳秋生,笑臉立即散去,問道“你怎么在這?”

    “我過來看看,不當妨礙你們談情說愛的燈泡了!”見無心變臉,陳秋生聳聳肩,刷夠存在感的他很自覺地走了。

    出去外面找了家飯館解決晚飯,陳秋生回到住處,修煉一番,讓鳳靈守夜后,便悶頭大睡。

    第二天,繼續去無心那刷存在感,只把對其防備異常的無心弄得煩不勝煩。

    “月牙姑娘這是和你吵架了,準備離開?”陳秋生發現月牙在收拾東西,就著這個由頭聊了起來。

    “我買了套房子,準備搬出去!”無心道。

    “二人世界,令人羨慕啊!”陳秋生調笑道,問“房子在哪,要不要我去給你看看風水?放心,朋友,免費的!”

    “我不信這些!”無心搖頭拒絕道。

    “好吧,其實我也不太精通風水!”陳秋生聳聳肩道。

    “你刻意接近我,究竟有什么意圖?”無心問道,這個問題,他已不是第一次問了。

    “這個現在說,似乎還有些早,不過你搬哪都不準備告訴我,看來對我戒備太大了,那我早說晚說似乎都一樣,那我就直說了!”陳秋生說道,頓了下,開始組織語言。

    “說吧!”無心道。

    “你很其特,沒有呼吸、心跳!”

    “所以我是無心!”

    “你的血很神奇,我想借一點畫成符箓,以后防身。”

    “我的血很貴的!”

    “朋友談錢傷感情!”

    “親兄弟,明算賬!”

    “要不這樣……”陳秋生正想說用一些效果和其血一樣的符和他換血,就見顧玄武喘噓噓地跑進來,拉著無心就往外走。

    “你干什么?”陳秋生問道。

    “出……大事了!”顧玄武道。

    顧玄武的大事,就是蘇先生又撞邪了,這回不是見到食物就視其是腐爛生蛆的,而是見到糞便胃口大開。

    “嘔……”見到蘇先生吃米田共的場景,陳秋生直泛惡心,連忙退到遠處,暗罵狼妖王老頭變態。

    “法師,怎么辦?”蘇太太焦急的問道。

    “打暈他!”無心對顧玄武道。

    顧玄武對蘇先生早就不滿了,聞言摩拳擦掌,狠狠一拳錘在其后頸上,將其打暈。

    “你怎么打我家老爺?”蘇太太怒聲道。

    “阿彌陀佛!”無心豎掌念佛道,顧玄武有樣學樣。

    蘇太大氣急,還要說話,無心又一個“佛”,將其堵了回去。

    蘇先生醒來后,對著無心就是一番威逼利誘,無心正說府中沒有邪祟,幫不上忙時,一個廚子跑進來,說昨天買的兔子又死一半了,皮毛都爛了。

    蘇太太正要發火,無心猛然起身,圍著廚子猛吸鼻子,吸著吸著,廚子放了個屁。

    陳秋生摸了摸鼻子,替無心感覺難為情,然而無心卻是面不改色,依舊吸著鼻子。

    “忘了這貨沒有呼吸了,根本聞不出香臭。”陳秋生搖頭。

    聞了會后,無心將廚子推開,大步朝外走去,陳秋生和顧玄武立即跟上,蘇太太也讓人跟上。

    無心直接來到廚房,手如道家開天眼般接劍指四下看了一眼后,朝著兔籠走去。

    兔籠中有幾只死兔子,無心看了看后,藥鋪手指,將血擦這一只四腳僵直的死兔子身上,那兔子抖了抖雙耳,就活了過來。

    無心的血,并無起死回生之能,不然月牙也就不會死了,這兔子之所以“活”過來,是其并未真死,只是被人施了假死之術,不用問,肯定是狼妖王老頭干的。

    將兔子救活后,無心開口對其詢問起來……

    。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八选六组合有多少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