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作者:萬木春 |字數:7081

人氣小說:都市極品醫神太上執符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手術直播間火影之商城系統神醫農女:買個相公來種田重生暖婚:甜妻,新上線女神的超級贅婿

    第305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天子、神主、玉觀音……

    龍女、真神、浪子、海神、武帝、蛇仙……

    以地球二十一世紀正常人類價值觀判斷,每位長生者都殺人盈野、惡貫滿盈。期間被歷史長河淘汰的那些準長生者,也要么死于興奮期,尚未來得及作惡;要么同樣作惡無數,罪孽直追九位長生者。

    撕下裹在他們身上的各種榮譽,土著世界的長生者是長生惡鬼、長生者邪魔。

    哪怕“比爛邏輯”審視九位長生者,賀路千也最多只能諒解蛇仙和武帝。

    蛇仙龍秀秀的絕對罪孽最少,唯一值得大書特書的罪行,是她數百年前曾經憤怒摧毀兩座半城池。

    但龍秀秀之所以罪孽較低,并非性格性情善良或善于自控,而是她的異獸之軀惹人忌諱。龍秀秀昔年憤怒屠戮敵國城池時,人類超品修行者及當時的人類準長生者源源不斷涌來,不約而同喊著響亮的“降妖除魔”口號群毆龍秀秀,揍得龍秀秀從此不敢在人類社會逞兇。

    龍秀秀這位低調的異類長生者,她是不得不善良,不得不遁世離俗。

    賀路千之所以覺得武帝值得諒解,則是因為他的出發點始終立足億萬平民百姓。

    天子和神主眼里,武帝共有四大罪。

    武帝第一罪,漠朝江山穩固、百姓久亂思治之際,武帝悍然領著一群被欺辱的漁民殺官造反,直接引發了長達三四十年的漠亡炐興大混戰。混雜長生者聯盟反抗天子長生者曠世大戰的漠亡炐興戰爭非常殘酷,當時幾乎每年每月都有大屠殺事件發生,軍民死亡數量粗估高達八億之巨。

    八億是什么概念呢?

    地球歷史第二次世界大戰,世界死亡人數攏共才7000萬。

    武帝第二罪,漠朝初定天下、百姓久亂思治之際,武帝又與炐朝太祖鐘群生倒行逆施,不惜一切代價與國內外修行者官僚面開戰。武帝、鐘群生與修行者官僚的拉鋸戰,軍民死亡數量粗估高達六千萬。

    武帝第三罪,炐朝盛世太平年間,武帝突然扶持魔教教主造反。魔教及由魔教激化的各州各郡叛亂,軍民死亡數量粗估高達四千萬。

    武帝第四罪,炐朝上下無事年間,武帝突然扶持岳太白進行自上而下的改革。岳太白變法帶給炐朝的直接損失沒有準確數字,但炐朝修行者遺老遺少一致認為,岳太白變法乃是炐朝亡國的罪魁禍首。

    天子、神主等修行者的認知里,武帝號曰武帝,內核其實卻是一位非要和修行者官僚傳統作斗爭的亂臣賊子。如果武帝和鐘群生像傳統勝利者那樣坐穩自家江山,如果武帝和鐘群生與修行者官僚傳統融為一體,怎會有駭人聳聞的八億、七千萬、四千萬軍民傷亡呢?

    土著世界土生土長的修行者,其中最少七八成,怨怪武帝失心瘋般屢屢禍亂天下;受這些修行者影響的平民百姓,也把武帝當作絕世兇災,日夜詛咒兼畏懼。

    但若以更開闊的視野審視武帝的四次失敗,但若立足土著世界底層的長遠利益,賀路千完可以理解武帝的造反執念。

    因為修行者們所謂的漠朝和平、炐朝盛世、上下無事,一直是修行者官僚、修行者世家的和平盛世。而實際上,哪怕炐朝修行者公認的政治清明盛世,每逢各州各郡權力變革,當地的平民百姓都會提心吊膽地求神拜佛祈禱,希望新州刺史、新郡太守不要兇殘到肆意殺人為樂,不要貪婪奪走大家最后一把口糧。

    屁股坐在底層平民,武帝的造反是正義的,武帝的改革探索也是值得鼓勵的;屁股坐在修行者官僚,武帝的造反和改革純屬于沒事兒找事,他必須擔下八億、七千萬、四千萬軍民死亡的恐怖罪孽。

    所以說,善惡看似是客觀的,其實卻是主觀的。

    思維不同,立場不同,彼此對善惡的定義也不同。

    同理,賀路千覺得九大長生者人人皆有罪,而且罪不容赦;天子、神主等長生者,盡管他們承認妄殺數千少男少女、活剝解剖數千名信徒或非信徒、精神分裂考驗情郎的愛情忠貞等行為是錯誤的行為,卻又發自內心地認為這是長生者通達本心的必經之路。

    就像玉觀音介紹的興奮期、混亂期、覺醒期、升華期、成熟期等長生境界五大階段,長生者們的嶄新價值觀一致認可,長生者混亂入魔期間犯下的罪孽值得諒解。因為只要長生者順利走出混亂入魔狀態,他或她就會覺醒升華、回歸本心,不再暴虐地屠戮世人取樂。

    是謂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甚至,連推崇不斷造反的武帝,都一定程度認可長生者們的“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價值觀。

    例如,大約九十余年前,浪子率領原國數萬精銳反攻炐朝。武帝當時雖然果斷拔劍出鞘擊敗了浪子,卻寬容諒解了浪子制造的無數殺孽,僅僅善意規勸浪子“不要再執著舊仇舊恨了。愿你早日走出苦海,回頭是岸。”

    期間死去的無辜百姓,則被他們視作必要的犧牲。

    當然,天子、蛇仙、神主、玉觀音、龍女、武帝、真神等七位長生者,如今都已經走出混亂入魔狀態,而且都斷斷續續尋找到了他們的長生之道。七位長生者盡管依舊想殺人就殺人,卻不再肆無忌憚悖逆人倫,不再惡鬼瘋魔鄙棄普通人類的生命。

    七位長生者悟得長生不老境界深意之后,或許彼此的政治理念水火不容,卻都漸漸轉型為勉強合格的統治者或勉強合格的政治家、革命家。雖然七位長生者沒有進化為大眾認知里的善人、英雄,他們后續的罪孽卻已經平緩到與世間尋常政客、統治者無異。

    以“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理念比喻,七位長生者從里到外放下了混亂期入魔狀態拿起的屠刀。

    以“思想教育,罪犯解放”理念比喻,七位長生者部思想改造成功,未來不會再肆無忌憚殺人取樂。

    核心問題僅僅剩下,這些已經覺悟的罪犯、已經從良的罪犯,是否還需要繼續背負舊罪懲罰?已經成佛的罪犯,是否還需要背負他放下屠刀之前的罪孽?

    有些長生者認為不需要,例如天子、神主等,隱名埋姓辦法與過去徹底割裂之后,他們便坦然地以新面孔追逐自己的長生之道;有些長生者認為需要,例如武帝、真神、玉觀音等,他們覺得錯誤就是錯誤、罪過就是罪過,長生者走出混亂期入之后,必須竭盡所能行善,憑現在的善和未來的善彌補入魔狀態期間造就的罪孽。

    ===

    土著世界畢竟只是白星級別的歷練世界,其各種指數冪增長模式,理所當然有其上限。

    賀路千被游戲系統或者土著世界控制室判定為111級時,合計獎勵了1024年長壽增益;112級時,長壽增益并沒有翻倍到2048年,而是緩慢增長到1126年。同時,112級附贈的細胞逆生長福利,也只能令賀路千在激活超品力量狀態下,返老還童至21歲細胞代謝水平;撤去超品力量維持之后,返老還童到51歲細胞代謝水平。

    與眾長生者相比,賀路千不是正統的長生者。

    賀路千的真實年齡,也僅僅只有82歲而已。

    參考玉觀音的長生境界五大階段,賀路千最多處于興奮期。所以,賀路千很難設身處地理解長生者們的人生觀、價值觀,就像活在農業時代的古人無法預知工業時代的社會形態。

    這種情況下,如果貿然以地球二十一世紀道德觀要求長生者們必須如何、如何,豈非成了長生界輪回者查清安口中的封建輪回者——總是頑固地以地球二十一世紀見聞為絕對真理?說句難聽的話,地球二十一世紀人類如果獲得了九大長生者級別的力量和漫長壽命,鬼知道他們會不會變得比九大長生者更加罪孽深重。

    如何迎接長生不老對人類三觀的重塑,必須慎重再慎重、保守再保守。

    最少,不應該對不了解、不熟悉的事物,持以居高臨下的狂妄態度。

    但話又說回來,無論態度如何保守,賀路千始終覺得有些底限不能突破。賀路千再理解長生不老對人類精神層面的猛烈沖擊,也無法接受天子、神主等長生者的“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價值觀。

    如果保守祭出比爛思維,在九位長生者中間選擇最不壞的,賀路千傾向于武帝、真神、玉觀音等長生者的覺悟即,曾經罪孽深重的長生者,必須盡己可能為自己的罪孽贖罪。

    ===

    想法是這樣的想法。

    實際執行中,賀路千卻沒有辦法強制天子、神主為他們的罪孽贖罪。

    原因很簡單,賀路千的實力有限,他沒辦法留住天子。

    神主武力稍弱,但想留住他,估計也千難萬難。

    再者,如果賀路千莽撞暴露出敵視天子和神主的真想法,以致逼得天子與神主盡棄前嫌聯合起來,局面必然更差。

    稍作思考,賀路千果斷把他的真想法、真念頭默默藏在心中,不動聲色地虛與天子、神主虛與委蛇敷衍交流。趁著兩人互相攻訐,賀路千更借勢逼迫神主交出所有與四卷長生經相關的特殊物品和表現出接近長生石碎片特性的特殊物品。

    依次觸碰核查,賀路千驚喜發現,神主竟然真的隨身攜帶一塊長生石碎片。

    龍秀秀贈送的太白長生經石碑是水長生石碎片,斬日刀是金長生石碎片;長春不老逍遙功壁畫是木長生石碎片、火長生石碎片;神主又出乎意料地拱手送上一塊土長生石碎片。金木水火土霎那齊,七塊長生石主線任務,頓時只剩下陰長生石沒有消息了。

    眼見賀路千如獲至寶地高高興興拿走了土長生石碎片,神主眼珠兒一轉,主動向賀路千吐露一條珍貴消息“賀丞相,海神那里還有一件與它類似的異寶。”

    神主與龍女、海神的聯盟,彼此都沒有拿出真心誠意。龍女、海神瞧見神主被天子攔住,趁機以最快速度逃亡;神主發覺賀路千鐘情收集異寶,立刻出賣了海神“我不好過,你們也別想好過。”

    賀路千樂得神主與海神內斗,大手一揮“神主,你來領路。”

    天子卻不想參與神主與海神的齷齪,趁機提出辭行“雖然有些波折,長春不老逍遙功壁畫卻終究成為賀丞相的囊中之物。請賀丞相允許我回家一趟,攜帶我的妻妾泛舟出海,于茫茫無際海洋里尋找一座孤島慰藉此生。”

    賀路千哦了一聲,笑吟吟轉望神主“你想讓他走嗎?”

    天子猛地泛起不安,急聲提醒賀路千“賀丞相,你可是答應過我只要我交出與四卷長生經相關的物品,你就放我離開。”

    賀路千對天子的抗議聽若未聞,目光停留在神主身上,靜等神主的回答。

    神主稍稍有些猶豫。

    神主想讓天子走,也不想讓天子走。

    剛才若非天子惡意攔截,神主自謂他早就和龍女、海神一一逃之夭夭了。少了天子惡意阻攔,神主尋得一個機會,或許就能從賀路千身邊逃脫。

    但近距離感受到天子對賀路千的無奈和尊重,神主不得不大幅度提高賀路千的危險度“連天子都沒有信心逃亡,我怎么可能順利逃脫?”

    思前思后,神主覺得不值得冒險。

    既然如此,與其一個人痛苦,不如兩個人一起痛苦。

    神主嘿嘿笑說“賀丞相,我是話癆,嘴皮子一直停不下來。若是沒有天子做伴,我從天亮說到天黑,肯定惹得賀丞相你討厭萬般。如果可以的話,天子還是留下來和我斗嘴吧。”

    賀路千點頭“既然如此,你就和天子做個伴兒吧。”

    與神主溝通完畢,賀路千才遲遲望向臉色難看的天子“放心,我賀路千言出必行,行必有果,絕不會蓄意食言而肥。先前我與你的約定,還記得嗎?只要你沒有其它長生經遺物,只要你沒有其它不軌心思,我絕不會打擾你與嬌妻美妾們的隱居。”

    天子連忙舉手發誓“賀丞相,除了長生不老逍遙功壁畫,我真的真的沒有其它長生經遺物了。”

    。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八选六组合有多少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