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7章:新北唯你邁出國門的第一步

作者:蠢蠢凡愚QD |字數:3877

人氣小說:暗黑系暖婚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暴君的寵后[重生]都市極品醫神夫人,你馬甲又掉了!神王強寵:萌寶來襲破云2吞海跟喬爺撒個嬌

    第95章

    “此人發跡較晚,相比于大陸其他的企業家,他是從92年經濟體制改革開始之后才進入商界。但是相比于其他企業家來說,他的財富積累速度卻令人驚訝。”

    “從92年創辦了新浪造紙廠開始,這個當時年齡僅二十二歲的人,在短短的四年之內,從一個瀕臨倒閉的造紙廠廠長,一躍成為了目前涵蓋了制藥,林副產業,酒業,物流,食品等板塊,估值近四十億的集團掌門人。其中,新北集團的股份李憲占據百分之七十。論商業界內的影響力,是名副其實的東北王。”

    “我們詳細的調查過這個人的發跡史,在他經商早期,雖然是以造紙起家。但是屢屢參與到國際倒賣貿易,股票操盤等資本投機。可近兩年,這個人卻突然一改之前的投機式經營方式,步步為營以營銷致勝。

    我此前想過用政府關系,看看這個人有沒有什么污點,但是結果很不樂觀,這個人就像是一條獵狗。在政策縫隙大的時候游走在灰色地帶,但是當政策風向改變之后,卻仿佛變了個人一樣,利用新北集團的資源優勢,和龍江山東地方做了很多的惠民項目,養成了很好的政商關系。自94年之后的所有項目,水潑不進油潑不進。”

    “而且這個人本身比較復雜,有的時候他為了利益屢屢犯險。但是有的時候,卻又為了一些很莫名其妙的理由完違背盈利至上的商業規則。而且”

    “而且什么?”

    酒店之中,聽著王潔麗將李憲的情況不厭其煩的介紹了一遍,說到自己最感興趣的地方反而停下了,周麥克眉頭一皺。

    “而且、實際上我跟這個人有過面對面的接觸。就在一個多月之前,我們接了寶潔的的那個項目,就是意圖并購新北集團的衛生巾公司。通過那一次的接觸,我感覺這個人是個自主意識很強,個人情感大于理智的人。”

    “哦?”聽到這些,周麥克笑了:“王小姐,雖然你說的都是事實。但是我覺得你對李憲的評價,似乎有失偏頗呀。”

    “周、周先生,這個怎么說?”

    “你認為李憲這個人情感大于理智,但是你想過沒有,你跟他接觸的時候是站在他的對立面。當時你是要并購他的公司。這從長遠上來說是有損于他的立意的,所以他對你怎么刻薄怎么抵觸,都是應當的。在我看來,這恰恰是一種理智。如果在這件事情上他表現出什么狗屁的紳士風度,那才是一個無用的草包。”

    這一番話,倒是說的王潔麗啞口無言。

    半晌,王潔麗才尷尬的點了點頭,“先生說的是。”

    “不過先生、你調查李憲這個人,是有什么安排嗎?我用不用再跟他”

    “不必。”周麥克伸出手,打斷了王潔麗。轉而笑道:“我只是對這個人有些好奇,而且我們之間的事情,你分量太輕了。”

    看著周麥克臉上陰晴不定的表情,王潔麗低下了頭,退到了一旁。

    在為沈靜冰檢查完腦袋之后的第三天,放了暑假的李玲玲便由物流公司那頭派專人給郵遞了過來。

    宅院之中有了個小孩子,氣氛一下子就鮮活了。

    “咯咯、二叔二叔,這個院子比咱家邦業的那個還要好玩兒!”

    看著李玲玲興奮的在院子里古樹上綁著秋千上蕩來蕩去,一面對著自己招呼,一面催促著沈靜冰用力推她,李憲微微一笑。

    “你們兩個小心點兒!”

    “知道啦!”

    李玲玲來了,沈靜冰這么多天也頭一次顯露出了高興這種在她臉上罕見的情緒。

    看著那一大一小玩兒的歡暢,李憲暗暗的嘆了口氣。

    他又想到了此前醫生和他說的那些話。

    “病人后腦部的外傷很嚴重的,從片子上看,當時是伴有腦出血癥狀的。雖然量不大,而且已經被組織吸收,但是造成的創傷是不可逆的。至于這個記憶缺失,現在醫學界對于這一塊的病理成因以及治愈方案還不夠了解積累的也不多。所以想要治好,恐怕機會不大,靠奇跡吧。至于你說的,此前她想起了一些以前的事情,這可能是個好兆頭。你們可以試試定期的去用以前的事情對病患施以刺激,或許可以幫助她想起更多的事情。但是要注意分寸,不要用力過猛。”

    “那大夫,如果她恢復記憶,會怎么樣?”

    “我不知道你指的怎么樣是什么意思,不過根據我此前調閱的幾分國外相似病理來看,倒是有可能會產生記憶覆蓋的現象。”

    ”記憶覆蓋是什么意思?”

    “也就是說,如果她恢復了此前的記憶,那么自從失憶開始之后的這段記憶,很可能會被原有的記憶覆蓋掉。對于她來說,從落水到現在的這段時間,就是完空白。所接觸到的人或事情,都不會記得。”

    從醫院回來的這兩天,沈靜冰又頭疼了幾次。

    雖然沒有再想起什么來,不過李憲的心里還是有一種不太好的預感。

    如果不知道沈靜冰此前是被人害了才墜江的,他還沒有這種感覺。畢竟恢復了記憶,她可以回到原來的生活中去。

    但是一想到這貨恢復記憶很可能面臨危險,而又有很大的可能將自己和李玲玲等人忘得一干二凈,李憲心里就有點兒翻騰。

    畢竟相處了這么長的時間。

    正在李憲胡思亂想之際,他的大哥大響了起來。

    電話是司揚打來的。

    “李董,明天我們分公司在京城的辦事處就落成了。您要不要過來?”

    “放屁。”聽到電話那頭司揚帶著些嘚瑟的聲音,李憲笑罵道:“你們公司的辦事處是咱們新北集團在京城的第一個點,你說落成我去不去?”

    “哈哈!”司揚被罵了也沒脾氣,反倒是用一副欠揍的語氣道:“李董,那明天您來,我們分公司送您一份大禮吧!”

    “什么大禮?別賣關子!”

    “李董,你這也太心急了。就不能讓我們保持點兒神秘感嗎?”

    “神秘你大爺!”李憲虎起臉,怒斥道。

    “行行行,不跟你賣關子!明天,上午九點,你將會看到咱們分公司邁出國門的第一步!這份大禮,大不大?”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八选六组合有多少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