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七十七章 百年轉瞬慕天現

作者:高樓大廈 |字數:410

人氣小說: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都市極品醫神都市超級醫圣重生之老子是皇帝贅婿當道神醫農女:買個相公來種田女神的超級贅婿婚婚欲醉:顧少,寵不停

    ()    秦浩軒嘆息了一聲,重新看向了絕仙毒谷,一個新的疑惑產生了,為什么這里會成為當年仙魔大戰的決戰地之一呢?

    從地理位置看來,這四周既沒有名山大川,也沒有什么絕世強者的府邸,實在算不上好,而論資源靈氣,更是比不得其他地方。

    這樣一個平平無奇的地點,若是說發生過小戰爭還可以接受,但這里可是四大決戰地之一啊,數十萬年前,多少驚世大能在此戰死,單看里面那慘烈的尸體,就能夠想象當年一戰,如何驚天動地。

    到底為什么呢?這里怎么會被選擇成為決戰之地?

    秦浩軒想不明白,也無處翻閱。

    關于幾十萬年前的這一場大戰,早已湮沒在歷史的洪流之中,連記錄這場大戰的書籍都似乎被刻意的銷毀。

    回到地面,秦浩軒將自己身體沉到地底深處,然后將自己神識依附在小蛇之上,進入了絕仙毒谷。

    小蛇身體無比靈敏,而秦浩軒也今非昔比,三座仙宮的修為,令他在絕仙毒谷中的行進如履平地,毒氣飄蕩,于小蛇卻沒有絲毫的威脅。

    四處散落著當年一戰殘留下來的尸骸,廢棄的法寶……這些都不是秦浩軒關注的目標,他的眼睛落在昏暗幽深的毒霧深處,那里蘊含著稀世難尋的仙草靈藥。

    當年第一次進來的時候,就已經知道這里寶物遍地,后來太初扛過天劫,天降祥露,有一半落在了絕仙毒谷之中,大大滋潤了這里面仙芝靈草的生長,更成為讓秦浩軒都為之驚嘆的“藥園”。

    幾百年下來,絕仙毒谷早就成為了秦浩軒的囊中物,他對里面的地形無比熟悉,輕車熟路的摘走了無數讓世人為之狂熱的靈草,然后留下了種子,等待他們的再次成熟。

    而這一次,吸引秦浩軒的也不僅僅是成熟的靈藥了。

    他操縱小蛇來到了打的最激烈的一處,這里大地龜裂,山石轟塌,滿滿一地黑色的骨骸,早已分不出誰是誰,在這些曾經的大能尸體旁,散落著很多如廢鐵般的法寶以及一卷卷的功法秘籍。

    隨意檢查了一番,秦浩軒發現這些秘籍中有三部適合道宮境修煉的秘法,他心中一喜,將部的秘籍都收入蛇腹之中:“這些東西,都是將來建立教派所需要的。”

    到處搜刮了一番,秦浩軒甚至為了想要知道絕仙毒谷的盡頭在哪,操縱小蛇以極速朝更里面飛過,但過了很久,依舊是毒氣茫茫一片,四周殺伐之氣激蕩,不見出路。

    即便是秦浩軒,也放棄了。

    “看來這里面的確有古怪。”

    不再前進,秦浩軒操縱小蛇原路返回,就在他轉身的剎那,眼角的余光瞟到一抹淡黃色的光芒,靈藥?

    小蛇往那光芒處走了走,但越接近,那光亮越盛,浩如江海的力量漸漸展現了出來,秦浩軒心中詫異,那是什么?

    來到一處安的距離,秦浩軒操縱小蛇爬上了一塊巨大的石頭,才得以看到那東西的貌。

    竟然是一座古陣,外圓內方,金華閃爍,驚人的能量波動覆蓋其上,古陣上空,金華之內,飄蕩著無數玄奧晦澀的古文字,陰陽二氣相輔相成,以某一種符合天地規則的韻律,閃動著。

    秦浩軒屏氣凝神,細細看去,卻只覺得看得久了,神思眩暈,那上百個古字,他竟然是一個都不認識!

    這種情況令秦浩軒心生警覺,自從他凝結三座仙宮以來,即便是面對天可汗的墓穴,也沒有如此刻一般心悸,這,到底是什么陣法?

    寄身于毀滅萬物的絕仙毒谷中竟然還能正常運行,那驚駭的力量怎么可能在毒氣的蠶食下留存至今?

    秦浩軒更想知道的是,絕仙毒谷與這個陣法,到底是誰先存于世的。

    看了很久很久,秦浩軒自認為對陣法的研究也算精通,可是他現在真的看不明白這到底是個什么樣的陣法。

    面對一個未知、強大的陣法,秦浩軒選擇了離開,而不是闖進去,多少次與死亡擦肩而過的直覺告訴他,這個能夠存在絕仙毒谷數十萬年而不滅的陣法,絕不是現在的他能夠輕易進入的。

    秦浩軒轉身離開。

    他已經不是當年那個單憑著一腔熱血就敢闖仙王墓的愣頭青了,現在的秦浩軒擁有幾百年的閱歷,也曾看過很多大人物的傳記,他知道,那些自負運氣好就肆意妄為不將一切危險放在眼中的人,終將會自嘗惡果。

    真正能在歷史長河中留下自己名字的強者,除了運氣好外,還會對一切危險保持敬畏的心理,絕不輕易讓自己犯險。

    離開絕仙毒谷后,秦浩軒重回自己身體,將小蛇貼身放好,然后從太初穿過,經過英靈山的時候,秦浩軒轉頭看了一眼:“掌教,師父,我走了。”

    穿梭在云霧之中,秦浩軒思緒紛繁,一會想著絕仙毒谷中那個古陣,一會想著現在自己身上的瑣事,收徒,懲治普光閣,天可汗墓穴……

    毫無目的的游蕩中,他來到了一處人間的城池,看著城池的模樣,秦浩軒突然想起了璇璣子俗世的家人。

    當年他曾經安頓過那些人,現在,也該去替師父看看他的后輩過的怎么樣了。

    很快,秦浩軒來到了璇璣子俗家的地方。

    幾百年的轉變,朝代也已經更迭,但秦浩軒曾經為徐家人留下過護佑的靈法,應該能夠保他們幾世平安。

    憑著記憶中熟悉的路線,秦浩軒來到了一座高宅大院前。

    這座院子比秦浩軒曾經見過的都要華麗,朱紅色的墻壁帶著幾分凌人的霸氣。

    “天府?”秦浩軒看著眼前宅院的門匾,微微皺眉,“莫非徐家人已經……”

    曾經的舊宅已然改頭換面,有一種物是人非的感覺,秦浩軒嘆了一口氣,凡人的世界大抵如此,流年如水,百年已經是長久的象征,淹沒在時光里,也算不得太意外。

    “可是我當年離開的時候,徐家還是當地大族,風光無限,我也曾經為他們留下過符法,難道這都無法庇佑他們嗎?”

    秦浩軒不愿意就此相信師父血脈就此斷絕,他望著有些冷清的鎮子,走到一個靠在石頭旁曬太陽的古稀老頭面前,問道:“老丈,請問你可知那天府之前居住的人家去了哪里?”

    原本悠哉悠哉的老丈,聽聞秦浩軒的話,面色剎那驚恐的起來,連忙擺手說道:“別亂說話!什么之前的人家?你這不是在觸慕天教的霉頭嗎?”

    秦浩軒聽得一頭霧水,他不過是打聽一下曾經在這里生活過的舊人罷了,怎么就觸霉頭了?還有,慕天教是什么?一個教派?

    “慕天教是什么?”看老丈似乎知道什么的樣子,秦浩軒直接問道。

    老丈瞪起眼睛,震驚的看著秦浩軒:“你竟然連慕天教都不知道?”

    秦浩軒搖了搖頭,他心中有些好笑,難道自己應該知道嗎?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八选六组合有多少组